作者:程凯

  摘要:我们好像一直都在默默等待着脸书(Facebook)这样的社交网络出问题,它们是新经济的象征,同时也是巨额财富的代言人,科技加财富,加上年轻人的阳光,好像一切都没问题,如果说,非要出一点什么问题的话,那只能是个人隐私数据的问题,果然,问题就出在这里了。

程凯

  我们好像一直都在默默等待着脸书(Facebook)这样的社交网络出问题,它们是新经济的象征,同时也是巨额财富的代言人,科技加财富,加上年轻人的阳光,好像一切都没问题,如果说,非要出一点什么问题的话,那只能是个人隐私数据的问题,果然,问题就出在这里了。

  全球年轻人的偶像,脸书的扎克伯格4月10日出席了美国参议院司法和商务委员会的联合听证会,讨论数据隐私和社交网站上虚假信息的问题。扎克伯格再次对数据泄露道歉,并回答了参议员关于脸书数据隐私、假新闻、对大选的影响、垄断等问题。

  问题的开始,好像是“一款大约30万人使用的随机测试应用程序,导致8700万脸书用户信息泄露,相关用户信息被剑桥分析公司获得”,但是问题的本质,其实是美国商务委员会主席Thune的那段开场白:

  “一位企业CEO在美国参议院将近一半参议员面前出庭更是实属罕见。但是这位CEO所经营的Facebook公司具有特殊性,每个月全球使用Facebook人数超过20亿,每天使用Facebook人数达到14亿,该用户数量超过除中国外全球任何一个国家的人口总数,是美国人口的4倍多,是我的家乡南达科他州人口的1500多倍。”

  关于这次听证会,我们不去研究大家都在关注的问答,我们也不去猜测扎克伯格的诚意,我关心的问题是,一个科技企业需要不需要被监管。

  答案是肯定的,尽管很多人不喜欢监管这个词,好像就是创新的对立面。当然了,我们使用的更多的是我们自己的社交网络,用自己的APP读新闻,它们同样也是创新的代名词,是科技的力量,科技不就是第一生产力吗?但是,这个科技是不一样的科技。

  所以,我们需要重新认识新经济,重新认识我们早已经熟悉的并不新颖的名词——“网络效应”。我试着给出一些已经被人指出来但还不为大多数人理解的概念,用以拼接出一个观点,这个科技并不是我们脑子里常规理解的那个科技。

  首先,这个科技在经济上的成功并不一定来自于科技的优越性。塔勒布在他很早的那本《随机漫步的傻瓜》中就以当时的科技英雄比尔·盖茨为例说明了这一点,“我们不能否认盖茨有很高的个人标准、工作伦理,而且智力高于一般人,但业内就数他最优秀吗?显然不是。大部分人选用他的软件,只是因为别人也都在使用他的软件”,经济学家布莱恩·阿瑟指出,“经济优越性取决于概率事件加上正面回馈,而不是看技术优越性”。Windows是这样,Facebook也是这样,还有更多的APP同样是这样。这叫做网络外部性。

  其次,按照这个逻辑进一步延伸,英国经济学家特纳在一项关于财富和不平等的研究里,提出了一个很有力的质疑,“比尔·盖茨、杰夫·贝索斯、马克-扎克伯格以及其他信息和通信技术精英的财富是否应该被定义为高技能回报、高技术回报或者是源于赢家通吃的网络外部效应的租金,这一点并不清晰”。

  更进一步,特纳分析了现代TMT技术和上个世纪主导经济增长的传统机电技术的根本不同,在于劳动的使用和财富的分配上。“通用汽车高峰期雇佣员工超过80万人,而微软员工只有10万,苹果只有8万,谷歌只有5万,脸书市值高达1700亿美元,员工仅有5000人,最近脸书投资190亿美元收购了Whatsapp,该公司只有55名员工”,当然,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些数据需要更新,不过数量级不会发生什么改变。

  巨富的来源,到底是技术创新还是技术网络效应的租金?新财富的创造,是不是大大拉升了贫富差距的距离。

  大数据的隐私问题当然是个问题,可我们真正面临的问题还没到这一点上。关于数据隐私,我们从来都是在拿自己的便利性和隐私性做交换,只不过程度不一而已。我们也许可以申请我们的数据权利,那也是我们自己的数据,不应该免费让渡。但这也只是问题的一方面。

  问题的核心是什么呢?是新科技带来的趋势性变化,我们需要新科技带来的新服务,但是我们还没有想好如何面对新科技带来的巨大的财富分配后果,如果这个世界的经济增长越来越由新经济驱动,贫富差距会不会越拉越大?再联想到未来机器人和AI的使用,这个问题会不会雪上加霜?

  所以,监管大型科技企业只是第一步,解决“租金”问题才是更重要的一步。在此之前,我们要端正一下自己的三观,不要再仰视那些科技精英们了,谁不是随机漫步的傻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