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志象网

  原标题:携手谷歌外,京东正在放另一个国际化大招

  作者/罗瑞垚

  6月底,谷歌中国将带领30多家中国电商,前往印度德里考察。随行团员里,京东“赫然”在列。

  不过,这应该只是巧合。

  端午期间,谷歌宣布,5.5亿美元投资京东。“通过这笔交易,将加速向包括东南亚地区的全球消费者在零售领域提供更有帮助的、更为个性化的高质量服务。”谷歌解释。

  搭上谷歌大船,京东国际化的野心也昭告天下,刘强东表示,这“标志京东国际化战略全面启动”。

  在他的全球计划里,东南亚是第一站,3年之前,京东就已开始试水。不过,在全球互联网巨头酣斗的印度,电商市场诞生今年全球最大的一笔交易——沃尔玛160亿收购本地电商77%股权,京东令人费解的交了“白卷”。

  不过,就在京东和谷歌的交易公布前,志象网获悉,京东即将投资印度的一家物流企业,这是它在全球化之路上的另一大招。

  试水物流

  出人意料的是,京东在印度首先下手的是物流。

  据印度媒体报道,京东拟向B2B物流平台Shadowfax注资,后者正在进行C轮融资,双方的谈判已经持续了五周时间。

  报道称,本轮融资的规模可能在1800万到2500万美元之间。Shadowfax是印度最大的众包物流交付平台,业务覆盖了印度75个城市,每月处理大约300万份订单,主要为食品、医药等垂直电商提供物流服务。

  京东此举并非无迹可循。今年年初,刘强东在公司内部信中宣布,将以物流打头阵,实现供应链全球化。

  京东引以为豪的物流业务在2017年被分拆,目前的估值已经超100亿美金,且一直在加大无人车、无人机等技术上的投入,以提高物流效率。

  京东国际化的思路似乎逐渐明晰,这一改此前京东的出海战略——以电商业务为先遣队。

  京东出海的第一步在北方的俄罗斯。

  2014年,此前负责华为电商业务的徐昕泉跳槽京东,负责京东国际市场的战略布局及业务拓展。徐昕泉曾在俄留学,效力华为时就在俄罗斯打天下,战功卓著。

  来到京东后,京东出海的第一站自然就选在了他熟悉的俄罗斯。不过,徐昕泉后来转投乐视,撂下京东在俄罗斯的摊子,京东出海首战就此搁浅。

  当时,就有媒体分析称京东其他业务烧钱严重,对出海业务支持不足,徐昕泉与刘强东在引入风险资本事宜上也存在分歧,因此分道扬镳。

  “北伐”失利,京东重整旗鼓,进军“南洋”。在东南亚,京东主要发展自营业务,以印尼和泰国为据点进行拓展,并在泰国与当地零售企业合作。

  中国资本圈地

  经过2014年到2016年三年的资本“大跃进”,印度的物流业开始了优胜劣汰。2017年起,中国的巨头开始在印度物流业跑马圈地,争相支持行业领导者。

  先是复星。2017年5月,复星领投第三方物流公司Delhivery,投资3000万美元。这是两个月之内,Delhivery的第二轮融资,此前,它从老虎环球基金和凯雷集团处募得1亿美元。

  京东的宿敌阿里则更早就开始布局印度物流行业。

  2016年6月,印度媒体就透露,阿里正和印度物流企业Delhivery和XpressBees进行融资谈判。直到今年1月,阿里投资XpressBees1亿美元才算落槌 。

  XpressBees公司创立于2015年,主要为电商提供物流服务,每天的运单数超过6万。阿里在印度已投资支付独角兽Paytm,电商Paytm Mall和BigBasket,此番入局物流企业,其“电商-支付-物流”的闭环也就宣告完成。

  显然,和腾讯、京东相比,阿里的优势地位已经确立,但并不稳固。

  物流业仍处在初级阶段的印度,京东和阿里都大有可为。

  印度的网络还不成气候,一盘散沙。由于基础设施和通信条件差,导致了物流成本相对较高。港口停留时间长、集装箱水平低以及多层次的税收制度导致了过境时往往会出现长时间的延误。这是大部分物流创业公司难以跨越的挑战。

  此时,巨头的作用开始显现。中心辐射型物流网络的采用将为物流公司带来更大规模的经济效益,而网络的建设则需要依托于资金和经验。

  而这些正好是京东自建物流和自营业务的优势。

  失之东南亚,收之印度?

  与相对冷清的俄罗斯相比,东南亚的战场显然更为热闹,阿里和腾讯早就备足了资金在这片热土上撒钱布局。

  2017年7月,印尼旅游预订平台Traveloka获得了3.5亿美元的融资,京东出现在了投资方之列。这把京东在东南亚的布局重新拉回了人们的视线。

  但事实上,京东早在2015年就设立了京东印尼站,以B2C模式运行,在印尼三地设有仓库,并拥有Jaya Ekspres Transindo物流公司。媒体报道显示,京东在仓库和员工方面都有快速扩张的计划。

  京东一度和本地区最大的电商Tokopedia闹出绯闻,不过,结果却颇为酸涩。不仅Tokopedia被纳入阿里麾下,还截杀另一家电商Lazada。

  此外,通过蚂蚁金服在泰国、新加坡、菲律宾、马来西亚投资并购,完成了支付布局;还通过菜鸟在东南亚搭建物流网络。阿里在东南亚电商市场可谓全盘领先京东,彭博社甚至称“京东已完全丧失机会”。

  在京东折戟沉沙的俄罗斯,阿里的速卖通也稳坐电商第一的位置。其国际电商业务也开始做出贡献,最近几个季度的营收比例在一成左右。

  但京东还在步步紧逼。去年8月,京东向印尼出行平台GO-JEK注资1亿美元,双方将在物流方面展开合作。11月,京东又宣布与泰国重要的零售企业泰尚集团(Central Group)组建电商平台“京东泰尚”(JD.co.th),打算投入5亿美元。

  印尼正面阻击式微,京东开始立足泰国卡位东南亚。但在东南亚市场,除了“老乡”阿里,它还要面对国际巨头亚马逊,京东能否站稳脚跟,仍有待观察。

  东南亚之役尚未分胜负,京东又将战火引到了南亚次大陆的印度。在这里,电商赛道已经非常拥挤。

  阿里凭借着与软银的亲密合作,在印度顺利完成一系列布局,腾讯也在印度市场与南非巨头Naspers并肩前行。京东也有自己的筹码,就是刚刚斥资160亿美元收购印度本土电商独角兽Flipkart的沃尔玛。

  在国内,京东是沃尔玛选中的亲密伙伴。2016年6月,沃尔玛将一号店出售给京东,拿到了京东5.6%的股份,到如今已超过了10%,在业务上也与京东深度合作。

  在印度市场上,本来的局势是Flipkart与亚马逊印度两强对垒,但沃尔玛后发制人拿下Flipkart,顺势占有了印度三分之一以上的电商市场份额。此时京东入局印度,本身就有实力雄厚的靠山,又拿了谷歌5.5亿美元的注资,与阿里的对垒可能比在东南亚有更大的想象空间。

  据路透社报道,谷歌也可能会投资Flipkart。刘强东在端午节说,“未来,腾讯、沃尔玛、谷歌等战略投资者将与京东一起形成‘无界零售’的生态联盟”。

  未来京东与阿里的印度之战,正在酝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