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北京晨报

  扎克伯格出席众议院听证会。新华社发

  监管难题未解 其他互联网企业主管将出席后续听证会

  美国脸书公司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11日就用户信息遭“窃用”事件出席第二场国会听证会。多家媒体认定,这场听证会难度升级,但扎克伯格再次“通关”。

  扎克伯格承认,社交媒体企业受政府监管“不可避免”。只是,如何监管、监管什么等关键问题悬而未决。

  避重就轻

  听证会由众议院能源和商务委员会召集,持续5个小时,55名众议员接连向扎克伯格发问,每人提问约4分钟。

  美联社、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等媒体认定,相比前一天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和商务委员会联合听证会,众议员明显更加有备而来。提问集中在三个方面,即个人数据、隐私设定和脸书是否对美国保守派有偏见。

  扎克伯格的回答中规中矩,多次道歉,承诺今后“多管齐下”保护用户隐私安全,但面对尖锐问题时显现“态度”。

  比如,扎克伯格告诉众议员,随着互联网在全球民众生活中越来越重要,政府监管“不可避免”;但他同时呼吁议员制定法律时考虑,监管对中小企业的伤害远比对脸书这样的大企业重得多。脸书先前主张企业自我监管,迫于数据遭“窃用”风波,立场逐渐软化。

  再如,共和党籍田纳西州联邦众议员玛莎·布莱克本要求扎克伯格以“是”或“不是”作答,是否会协助国会通过限制网络服务供应商和技术类企业分享用户浏览记录的法案。扎克伯格没有按要求作答,只说对法案细节“不熟悉”。

  扎克伯格承认,出于“安全考虑”,脸书甚至收集非注册用户的信息。针对非注册用户如何删除脸书留存的个人资料、脸书利用嵌入网站或浏览器的代码收集全球网友信息有多么频繁等提问,扎克伯格一概回答“不知道”、“不清楚”或“稍后回复”。

  一场胜利

  媒体诟病,国会两院议员提出“爷爷们的问题”,不少人对脸书等互联网企业运营方式、大数据、人工智能等领域知之甚少,扎克伯格的回答是给年龄几乎比他大一倍的议员们“普及基本术语”。总体看,现年33岁的扎克伯格“获胜”。

  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教授赫利俄·弗雷德·加西亚看来,扎克伯格“答题技巧”很特别:首先,把责任分摊到“团队”;第二,针对涉及政策或立法的提问,“原则上同意”、“不承诺细节”;第三,回答任何提问都以“议员先生”或“议员女士”开头,尽力显现“顺从”和“尊重”。

  媒体梳理发现,扎克伯格提及多项新举措,但没有说明细节,包括脸书将按照欧洲联盟于5月25日生效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标准保护用户隐私、加快研发人工智能技术识别仇恨言论、组织两万人力从事安全和内容审查。

  另外,扎克伯格承认自己的个人资料同样遭到英国剑桥分析公司非法获取和利用,同样没有提及细节,只说脸书“错信”剑桥分析公司,以为后者按照承诺删除了所有用户数据。

  更多疑问

  能源和商务委员会主席格雷格·沃尔登向扎克伯格提问:“脸书成长了,但我担心它不成熟。脸书是不是走得太快、打破了太多规则?”美联社报道,共和、民主两党都建议立法监管脸书等互联网企业,但都不清楚该怎么监管,甚至不清楚应该监管的最大对象是什么。两天国会听证会没有提及监管立法时间表。沃尔登说,能源和商务委员会将要求一些其他互联网企业的主管作证。预计谷歌公司首席执行官孙达尔·皮柴和“推特”公司首席执行官杰克·多尔西将出席后续听证会。

  美国媒体推断,“通俄”调查暂未找到俄罗斯帮助唐纳德·特朗普2016年竞选美国总统的“实锤”,脸书数据遭窃用或许会成为调查突破口。去年,国会议员要求脸书、谷歌和“推特”首席执行官出席多场“通俄”调查听证会,三家企业都派代理律师前往。

  另外,共和、民主两党对脸书等互联网企业的监管意愿能否转化为法律有待观察,国会院外游说集团势力强大。“我担心的是,一些人试图通过一部非常广泛的隐私保护法律,而那些说客会把这项立法生吞活剥了,”前国会议员顾问阿尔瓦罗·贝多亚说,“行业在国会和州议会的游说投入可以轻松压倒倡导保护消费者权益的人。”

  据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