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新闻记者 承天蒙 综合报道

  两天近10小时的美国国会听证中,有一句话扎克伯格说了很多次:“我会让我的团队回复你。”

  路透社4月11日报道中称,扎克伯格共40次告诉立法者,他手头没有答案,稍后会回复给他们。这意味着,参与对扎克伯格质询的美国立法者中,有三分之一的立法者没有立刻得到答案。

  Twitter上4月11日的一个段子。参议员:你是人类吗?马克·扎克伯格:这个问题很重要,我会让我的团队回复你。

  这些扎克伯格答不上来的问题异常尖锐,要求Facebook团队提供更多细节。

  据BBC 4月12日报道总结,这些问题包括用户登出Facebook后,他们的信息是怎样被收集的;Facebook打算如何减少收集用户信息;Facebook里是否有人将反保守党的偏见带到了算法之中;对13-18岁未成年群体如何保护;以及Facebook上到底有多少个“点赞”按钮,让广告商能够获取用户数据。

  上述报道将这些问题形容为“可怕的家庭作业”,它们的答案需要扎克伯格的团队费力准备一番。BBC评论称,这些团队准备的答案可能会为公司带来更多的负面新闻,因为他们被迫泄露公司的更多内部工作。

  下面是澎湃新闻记者梳理的,在这两天美国国会的质询听证中,让扎克伯格语塞的五类问题。

  1,非Facebook用户的数据是如何被收集的?

  关于Facebook是否通过一些被称为“影子”(shadow)的配置文件收集没有注册平台的人们的信息,一直是个谜。

  美国民主党议员Ben Lujan对扎克伯格说,“你说过每个人都能控制他们的数据,但是你却在收集根本就不在Facebook上的人们的数据,他们从来没有签过隐私协议。”

  扎克伯格表示,他不知道这回事,但知道公司以前出于“安全”目的监控过非注册用户。

  扎克伯格承诺会分享更多的细节,包括对没有注册过Facebook的人们收集了哪些信息,以及收集了哪些数据的完整内容。

  类似地,议员还要求扎克伯格提供用户登出Facebook后,在不同设备上如何被追踪的细节。

  2,公司打算怎样减少收集用户信息?

  民主党议员Frank Pallone要求扎克伯格做出明确承诺,改变Facebook的默认设置,从而最小化对用户数据的获取。

  BBC在报道中解释,Facebook可以增加一个选择模式,让用户决定是否要公开某些内容,而不是像现在的默认设置是直接发布内容。

  但扎克伯格的回答是:“议员先生,这是个复杂的问题,我认为他需要超过一个单词的答案。” 对此Pallone回复:“这让我很失望。”

  类似地,也有其他议员要求扎克伯格重回Frank Pallone的问题,具体解释公司打算怎样减少收集用户信息。

  3,算法和内容审查出现错误,应如何担责?

  扎克伯格称,剑桥分析事件令8700万Facebook用户数据被泄露,但他没有因此解雇任何人。而共和党议员Steve Scalise想要更进一步追究责任。

  Steve Scalise提问:“有没有指令会给算法带来偏见?你有没有意识到,很多人已经看到并在分析这种偏见了?”

  他的具体问题是,在Facebook编写算法的人当中,是否有人将反保守党的偏见带到了算法之中?扎克伯格表示会跟进此事。

  对此,BBC报道评论称,如果Facebook撤销了删除某些内容的决定,比如是因为审查员删错了,那这些审查员会面临什么样的惩罚呢?如果有人创造了一种算法,不公平地过滤了某些政治观点,对这种行为又会有什么惩罚呢?

  4,保护弱势群体需要特殊政策

  Facebook的用户下限是13岁,这不包括公司专门推出的儿童版社交应用 Messenger,儿童应用上不会像Facebook上那样收集信息。

  民主党参议员Ed Markey建议,对13-18岁的青少年来说(上限也可能是21岁),这个年龄段比较敏感,他们需要被更严格的规定保护。

  扎克伯格回应称,这个主意“需要大量的讨论”,但可能不是推出新规定。他承诺会让团队“充实这里的细节”。

  5,到底有多少“赞”和“分享”键?

  民主党女议员Debbie Dingell要求扎克伯格提供数据:Facebook上到底有多少“点赞”和“分享”键。

  她说,“这和你有没有Facebook账户无关。通过这些工具,Facebook可以收集我们所有人的信息。”

  BBC报道中称,现在的网页上随处都有按钮,鼓励你在Facebook上点赞或分享。“点赞”后,Facebook就可以在页面上跟踪用户,而这种追踪不光是为了Facebook本身,还为了广告商。用户的点赞为广告商提供了更多的数据。

  如果能统计出网络上所有的按键数量,那么这个数字将会上亿。Facebook的上亿页面能够通过用户的“赞”,在Facebook之外追踪用户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