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老牌网贷机构CEO:45%美国居民借债消费像在走钢丝

  澎湃新闻记者 周炎炎 发自美国旧金山

  美国时间4月9日,Lendit朗迪峰会在美国旧金山召开,美国老牌网贷机构LendingClub首席执行官史葛·桑伯恩发表了主旨演讲,他对当前美国家庭的财务危机表示悲观,认为当前借贷状况已经到了紧绷的状态,“就像走钢丝一样”。

  作为美国最老牌、业务量最大也是最为著名的网贷机构LendingClub近来的日子并不好过。2016年5月因为违规放贷,创始人雷诺德·拉普朗什重压下离职,史葛·桑伯恩临危受命担任CEO。至今LendingClub股价还没有“回血”——截止到发稿前股价为3.34美元,而此前2014年上市之初的股价最高点是29.29美元,现在仅残存九分之一。

LendingClub首席执行官史葛·桑伯恩。澎湃新闻记者 周炎炎 摄LendingClub首席执行官史葛·桑伯恩。澎湃新闻记者 周炎炎 摄

  但史葛·桑伯恩这次并没有讲LendingClub,而是着眼于更宏观的问题。他的演讲主题是“美国的金融危机和我们能做什么”,不过他说的并不是2008年那一场金融危机,而是在每个美国家庭中潜滋暗长的财务危机。

  “57%的美国消费者都存在财务问题,缺乏处理财务的基本技能,”史葛·桑伯恩表示。

  具体来说,自从十年前的金融危机之后,失业率飙升,人们的收入水平基本处于停滞状态,生活成本与日俱增,住房方面费用提升了31%,教育成本增长了68%,其他生活成本上涨了102%。

  史葛·桑伯恩认为,当前美国居民借贷状况已经到了非常紧绷的状态,无法承受任何财务打击。

  “金融危机以来,住房成本上升了13万亿美元,汽车、信用卡贷款分别上升了1万亿美元,”史葛·桑伯恩说,“45%的美国人借债消费,就像是走钢丝一样,这不是一个持续的方案,1.75亿美国人对现状不满意”。

  此外,从储蓄情况来看,美国也不甚乐观。接近一半的美国人都没有400美元的基本的应急资金,根据世界经济论坛的调查结果,美国人到2050年一共短缺约137万亿美元的退休储蓄,这个缺口每年都扩大3亿美元,相当于每年军费支出的5倍之多。

  由债务问题诞生了严重的心理问题。43%的出现债务危机的美国人会因此自杀,50%的人会导致生理心理疾病,这些人都需要花费比工作多两倍的时间去解决债务问题。

  史葛·桑伯恩分析,对于美国主流群体而言,财务管理方面没有得到体系化的帮助,法律法规方面没有得到足够的保护,消费者也尚未形成正确的消费观。

  对此美国的网贷机构主要是借助数据金融来改善消费者的财务状况。

  比如现在存在的市场缺口是,美国征信巨头费埃哲(FICO)的信用评分对初次使用信用卡或者信用记录非常少的人并不友好,甚至移民和学生中三分之二的人都没有信用卡,所以他们的FICO评分非常低,也难以向银行借款。而SoFi等做学生贷款的公司会根据学生未来会从事什么样的职业来发放贷款,而LendingClub也会根据收入行为来判断有没有偿还能力。

  史葛·桑伯恩呼吁数据开放:“支付公司、社交网络公司有很多的数据,可以用来评估一个人的信用,消费者应该被允许使用、分享这些数据,政府也应该完善法律法规的同时允许创新,不仅仅要关注预防风险,也要着眼于改善消费者的财务健康。”

  史葛·桑伯恩提到在美国做网贷的艰难:数据获取过程冗长且需要经过重重许可,很多数据没有经过现代化处理而获得有效应用,推出新产品很困难,因为50个州的法律都不一样,开设新的网贷机构、注册成为银行更需要资金,不是人人可以做到的。

  最后,史葛·桑伯恩表示,LendingClub也在尽力帮助借款人在三到五年还清自己的债务,比如direct payoff服务,让借款人用最低的利息提前付清自己的款项。

  史葛·桑伯恩说:“现在大家都在关注加密货币、区块链,但我觉得更应该关注我们自己的财务健康。”

  与美国出现的家庭负债居高相类似,中国方面也出现了居民杠杆过高的问题。

  两会期间,时任银监会主席,现任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副行长,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郭树清称,企业、政府和居民家庭部门的杠杆率都需要降低,但是对居民家庭杠杆率的警惕性不够,这方面的增长的趋势非常快,“居民家庭借钱消费买房投资非常快,我们是高储蓄国家,如果借钱比存钱增长还快,那就没有优势了。”

  和信贷CEO周歆明在会后对澎湃新闻表示,监管层密集发话之后,预计半年后会出现明显的银行对居民部门放贷收缩的情况,客户从银行得不到很好的授信,也会倒逼互联网金融机构跟美国同行一样,去调整自己的模型,加强评判客户究竟是优质的还是过度负债的。为此他们也接入了几十家征信公司的数据互相比对,也会跟FICO“取经”来一套算法,通过借款人的银行流水、信用卡账单来衡量借款人的净收入、负债能力,以及最为看重的近期偿还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