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专题:扎克伯格出席听证会 应答FB数据泄露事件

  北京时间4月11日晚间至12日凌晨消息,Facebook公司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出席参议院听证会后,参加第二场众议院听证会,继续应答Facebook数据泄漏事件。

  考虑起诉Kogan或剑桥分析

  在被问到是否会起诉Kogan或者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时,扎克伯格表示,公司正在考虑这一可能。另外,他提到,在不同设备间对用户进行追踪一方面是出于安全考虑,一方面也是为了广告业务。

  2013年,剑桥大学的研究人员Aleksandr Kogan在Facebook上开发出一款性格测试应用,该应用除了获取参与用户的个人信息外,还获取了这些用户社交好友的信息。起初,他是以合法的手段收集到这些数据的,但后来的行为则违反了Facebook的用户条款,他将这些数据卖给了数据分析公司剑桥分析。

  扎克伯格此前提到,有大约30万人安装了Kogan的性格测试应用,影响到了数万名Facebook用户。而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该受影响用户的数量可能高达5000万。

  Facebook在2015年发现了这个违反Facebook用户条款的行为,但并没有告知公众。而是要求涉事各方删除收集来的数据。近日发布的报告显示,当初这些数据并没有完全被删除。

  数据泄露事件发生后,扎克伯格表示,“这打破了Kogan、剑桥分析、和Facebook之间的信任。同时也打破了Facebook和向我们提供数据的用户之间的信任。我们必须要解决这个问题。”

  被要求改变商业模式 小扎:喵喵喵?

  一位众议员认为,Facebook对用户隐私的收集,和上世纪60年代的监视活动差不多。即便离开平台,Facebook也在收集你的信息,这是扎克伯格之前没有提到过的。

  扎克伯格则表示,美国人每天平均使用8款应用来和朋友沟通,而其中的大部分都是Facebook家的……言下之意并不是Facebook要主动追求收集用户信息,而是美国人民根本离不开Facebook的产品。

  不过这位众议员依旧不依不饶,称Facebook等平台被当做武器已经对美国民主造成了不可估量的伤害,这是非常危险的。“你认为你运作平台有道德标准吗?你们是否就剑桥分析事件通知了用户?”

  扎克伯格回答道:我们将对所有能够获取数据的应用进行审查。

  众议员:“为保护用户隐私,你们是否愿意改变商业模式?”

  扎克伯格无奈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扎克伯格:我也是信息泄漏的受害者

  当被议员安娜·艾斯楚(Anna Eschoo)问及“你的数据是否也被卖给了怀有恶意的第三方”时,扎克伯格回答说:“是的。”

  剑桥分析公司获得的Facebook数据是由GSR公司提供的,而后者是通过一款名为“thisisyourdigitallife”的应用程序来收集Facebook用户数据。目前还不清楚是扎克伯格自己安装了“thisisyourdigitallife”程序,还是GSR通过扎克伯格好友收集的数据。

  Facebook是科技公司,不是媒体公司

  当被问及“Facebook是一家媒体公司吗?”扎克伯格回答说,虽然Facebook制作内容,也托管内容,但它不是一家媒体公司。他说:“我认为,我们是一家科技公司,因为我们从事的主要事情是:招募工程师,编写代码,为其他人打造产品和服务。”

  当前,Facebook因为信息泄漏事件而遭到口诛笔伐,并导致用户数据隐私和安全问题再次引发关注。在此之际,Facebook究竟是不是同一家媒体公司就显得尤为重要。如果Facebook是一家媒体公司,就要像电视广告和报纸广告一样,面临更严格的广告监管。

  虽然扎克伯格不承认Facebook是一家媒体公司,但他表示,愿意为其平台上发布的内容负责。他说:“我们确实通过付费形式制作内容,我们也开发企业软件,还建造飞机帮助人们保持连通性,但我不认为我们是一家航空公司。”

  “当有人问我Facebook是不是一家媒体公司,我的理解是:对于人们在Facebook上发布的内容,我们是否要负责?我相信这个问题的答案是肯定的。”

  正用AI避免通俄门再次发生

  众议员Engel向扎克伯格询问Facebook现在能否分辨出国外势力。扎克伯格则回应称:“这已经成了我们公司的首要任务之一,我们会防止它再次发生。我们做了许多努力,尤其是运用人工智能技术。”

  扎克伯格还提到了法国的总统大选,以及阿拉巴马特殊选举,表示人工智能在那里运用得非常成功。

  自2016年美国大选起,就有传闻称俄罗斯通过Facebook散布假新闻干预大选结果,扎克伯格曾驳斥其荒谬性,但后来调查发现确实存在此类状况。Facebook随后宣布将采取行动揪出散布谣言、左右民意的组织或个人。

  在上次的参议院听证会上,扎克伯格就表示,对2016年发生的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的事情表示遗憾,“我运营公司最大的遗憾之一就是我们在2016年对俄罗斯的信息操作发现得太慢”。

  扎克伯格承认收集未注册用户信息

  在听证会上,用户隐私保护的问题被一再提起。有众议员表示,他的照片被人冒用注册了虚假账号。而且该账号被用于勒索他人。众议员Lujan在听证会上甚至高声痛斥扎克伯格:“你连不用Facebook的人的信息都收集!”

  扎克伯格对此表示:“出于安全相关的考虑,我们会收集没有注册Facebook的人的信息。”

  但众议员对此回答并不满意,继续追问安全考虑的具体内容,以及Facebook是否隐瞒了广告业务的需要。

  一名众议员表示:“现在用户困惑的就是如何保证在平台上的隐私。曾经他们对你们信任不已,但现在信任已经被毁了。你们承诺改变,但我担心这种改变只是眼下对公司声誉的担忧。这些改变你们明明早就该做了。但你们一次又一次地措手不及,接着就是道歉。”

  该议员还向扎克伯格质问:“你们把用户当产品,每次带来的伤害都比上次更强,一旦出现错误,谁来承担责任?”提出问题后,他立刻打断扎克伯格的回答,追问:“你来承担吗?”

  扎克伯格两次尝试回答该问题,但因为这名议员将提问的大部分时间用于发表观点,最终因超时被打断发言。

  AI已可监测99%恐怖信息 干别的用没问题

  在听证会上,一名众议员对恐怖分子利用Facebook表示担忧,她对Facebook如何确保美国和人民安全发出疑问。

  扎克伯格回应称:“恐怖主义内容在我们平台没有立身之地,我们开发了两款工具,可以检测到99%的恐怖内容,比平台用户标记还要快。”扎克伯格相信,这两个工具也可以用于检测其他危险内容。

  他表示,目前平台有200名员工监测恐怖内容,同时还有人工智能技术辅助,内容审查人员在其中也有参与。

  小扎不反对监管,听证会后愿与议员交流方案

  在听证会上,一名来自加州的众议员首先向扎克伯格询问早先为何不向FTC提交信息协助监管。在收到扎克伯格的强硬回应后,该议员有所缓和,指出目前FTC的监管存在局限。

  该议员称,根据之前听证会的内容,FTC及Facebook都需要合适的立法工具来填补漏洞。同时他向扎克伯格表示,这对双方而言都是好事,并建议成立类似“数字消费保护机构”部门。

  扎克伯格回应称他不反对监管,并愿意在听证会后与该议员进一步交流。

  以及那些差点让人睡着的奇葩和重复问题

  第一场的听证会之后,第二次的听证会的问题仍旧重复着现有的话题进行着,同时参加听证会的众议员很多不是科技圈中人,因此有些提的问题听起来比较业余。

  比如此前就有众议员提问,即便离开平台,Facebook也在收集用户的信息。扎克伯格则回应称,美国人每天平均使用8款应用来和朋友沟通,而其中的大部分都是Facebook家的……言下之意并不是Facebook要主动追求收集用户信息,而是美国人民根本离不开Facebook的产品。

  而现在又有众议员提问这个话题:“你在Facebook平台之外也在收集用户数据,我们走到哪里,你监视到哪里。而很多美国人还不了解这一点。”众议员Lujan还高声痛斥:“你连不用Facebook的人的信息都收集!”扎克伯格不得不表示:“出于安全相关的考虑,我们会收集没有注册Facebook的人的信息。”

  有的众议员将话题放在了处方药上:用户可以通过Facebook规避管理,购买非处方药,做非法的事情,你在伤害别人你知道吗!还有众议员言辞犀利:你什么时候才能把那些非法销售处方药的内容从平台撤掉?众议员McKinley也表示在Facebook上可以买到阿片类药物,小扎本人也知道这个情况,并表示感到遗憾。“责任感去哪里了?”扎克伯格回应说,即便现在审查人员很多,但没有人工智能的帮助,他们也没办法立即撤下相关内容。

  还有众议员又将话题回到了Facebook是否有责任保护用户隐私的问题上,相关问题在两场听证会中重复超过80次。而两场听证会累计超过5小时都是重复内容。

  除了重复问题之外,有的众议员将时间过多花在了提问上。在一段又臭又长的阐述之后,一位众议员终于提出了自己的问题:其他科技公司也会定向投放广告吗?扎克伯格:当然。

  扎克伯格还被问到了一些奇葩问题。

  一位众议员表示,他的照片被人偷盗去注册了假账号,而这个假账号又被用来勒索他人。还有一位众议员表示,他的丈母娘跟他说了一位过世的亲人,然后他的Facebook上就出现了这个人的信息。扎克伯格:你说的只是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