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欧洲“过堂”:该确定互联网扩张边界了

  漫画/刘俊

  科技观察

  扎克伯格在欧美轮番过堂,并不能理解为单纯意义上的观点碰撞,小扎和所有互联网大佬都必须意识到,是时候确定互联网开放和扩张的边界究竟在哪里了。

  当地时间5月22日晚间,美国脸书(Facebook)公司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现身欧盟总部布鲁塞尔,就用户数据泄露丑闻接受了欧洲议会的质询。

  与上月在美国国会山的听证一样,在昨夜的欧洲议会上,扎克伯格的策略仍然是一边道歉,一边担责。但在质疑者看来,Facebook的问题只是冰山一角,“不是偶然发生,也不是数据泄露,或者违反合约,而是切实的标准和营业模式问题。”

  此前的美国议员甚至发问,“你是否愿意为了保护隐私而改变商业模式?”扎克伯格犹豫不决,“我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事件本身的争议早已超出了隐私范畴,背后是互联网飞速成长所带来的矛盾总爆发,但如何解决这一课题,美欧看法又有不同。

  在互联网经济远比欧洲发达的美国,类似Facebook这样公司的社会影响早已超出了普通科技公司的范畴。现在的互联网巨头往往既是科技公司,也是媒体平台,又是金融公司,掌握着大量底层数据,因此在使命上也充斥着自我矛盾:科技公司希望技术改变一切,媒体关注眼球胜过一切,而金融要求的是绝对安全。

  扎克伯格这样的科技大佬倾向于认为技术进步可以解决所有问题,这就涉及如何准确安全地使用数据(包括输出给第三方平台),而监管部门和公众担心Facebook“并不是出于技术目的而出售数据,完全是通过数据创收”。

  互联网大数据深入个人隐私早不是秘密,但对于大数据的商业化运用到底是方便,还是侵犯了我们的生活,无论在哪一国都存在争议。

  欧洲方面的观点更保守,他们致力于用Facebook无法反抗的方式进行管控,从5月25日起,欧盟的《一般数据保护条例》将正式生效,如果互联网公司保护用户数据不利,重者可被罚两千万欧元或全年营收的4%。按Facebook去年406.53亿美元的营收计算,这家公司有可能面临16.24亿美元的天价罚款。

  扎克伯格在欧美轮番过堂,并不能理解为单纯意义上的观点碰撞,小扎和所有互联网大佬都必须意识到,是时候确定互联网开放和扩张的边界究竟在哪里了。

  2016年Facebook高管安德鲁·博兹沃斯曾在一份内部备忘录中写道:“我们什么都能干……我们为扩张所做的事都是正义的。”

  无论在美国还是欧洲,扎克伯格都对关键问题避而不答,因为不是所有问题都有标准答案。

  剑桥分析购买5000万用户数据,是谁也无法洗白的错误,扎克伯格明确承认,而且应该也有办法避免,但Facebook虽然关闭了200多个可疑应用,却完全无力避免,因为大多数APP就是这么工作的。

  举个例子,某款游戏要求你用Facebook、微信或是微博登录,你只要确认授权,对方就有了合法使用你个人信息的权利,这就是今天的现实。

  所以完全限制和彻底放开都没有前途,互联网的信息数据终将在符合一定规范的情况下安全有效运用,看不到这个趋势,就会像唐吉诃德那样,始终把风车当成巨人,永远与想象中的敌人作战。

  □虫二(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