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F8,一口气围绕VR和AR发布了多项重大更新。

  VR硬件包括备受关注的头戴式VR一体机Oculus Go,以及需要连接电脑使用的Oculus Rift,配合发布的“软件”有线上社交平台Facebook Space,以及F8第二天现场演示的VR绘画/动画软件。

  AR新功能有Instagram特效及贴纸,和Messenger特效相机。

  这次,硅星人排了很久的队,就是要第一时间感受一下,在第三个VR元年,老是被人说今年绝对火但其实一直凉凉的VR能被Facebook玩出什么新花样。

  Space

  为了让大家更不愿意出门,Facebook的Social VR部门发布了新的社交平台Space。

  在Oculus Store下载了Space Beta后,你就可以以虚拟形象的形式出现在朋友的Space里了。Space目前一次可以接入4人,最多打打麻将。

  这种功能早就不新鲜了,Space的设定直接让我想到了任天堂Miitomo,在Miitomo上,你可以给自己捏脸,和朋友的虚拟形象聊天,也可以装饰自己的家。

  和Miitomo一样,Facebook Space的第一步也是创建自己的虚拟形象,也就是捏脸,但是Facebook会自动读取你最近发布的有Tag的照片,为你生成一个虚拟形象。

  但从实际效果来看,虚拟形象和真人的相似度不是很高。

我拒绝承认这个奇怪的角色是我本人我拒绝承认这个奇怪的角色是我本人

  此外,你还可以在Space中为自己添加各种饰品,但我前面的一个小姐姐费了牛劲儿也没把兔子耳朵戴到头上,我为了给自己加上两个皇冠则被后面排队的人反复催促,我觉得这个功能有待改进。

  这有可能是因为,所有道具都需要通过双手在虚拟世界里抓取并戴到身上,为了让体验更真实,一键换装这种功能是不存在的。想把饰品戴正,你还需要一个Space里的镜子。

  进入Space后,我发现自己没有腿,以一个很有禅意的姿态漂浮在科罗拉多大峡谷的场景中。除了大峡谷,你还有木星表面、大堡礁、平昌冬奥会现场、马尔代夫度假酒店等多个场景可以选择。

  这些场景以玻璃球的方式呈现,把球送到嘴边张开嘴吃下去就可以切换场景。

  我问引导我畅游Space的小姐姐Chitty为什么我们没有腿,她回答道,因为我们用不到腿,在Space Beta里,我们还不能四处走动。

  Space可以为社交带来新的可能性,让你足不出户体验和朋友促膝而谈的感觉,也许异地恋可以考虑试用一下,毕竟只要吃掉一个玻璃球,你就能带他/她去浪漫的土耳其了。

  VR绘画/动画

  另一个受到大家关注的展台是VR绘画。

  和Space一样,这个功能也是别人玩剩下的了。2016年,Google就发布了Tilt Brush,一款配合VR眼镜使用的绘画软件。

  使用Tilt Brush,你可以用各种肌理、各种形态的笔刷,像做雕塑一样画画。但是Facebook的绘画软件呈现出的效果比 Tilt Brush有质感的多,也专业的多。这不再是一款游戏性的、实验性的VR绘画软件,而是能用于工业设计和游戏原画设计、甚至是动画的成熟软件。

  工作人员正在创作中,我亲眼目睹他用半小时完成了其他软件两天的工作量

  得到许可,我也上台体验了一下,感觉很难描述,像用大型的3D打印笔在创作,而且反应非常灵敏。

  我画出来的东西好像古早的Windows屏保三维水管,又像一根在空间里延伸的铁丝,画好之后可以用手抓握,然后摆到自己想要的地方。

  另一个突破之处在于,这款VR软件可以制作动画。可以用笔构建路径,让刚画好的鸟在空间里沿你画好的路线飞行,也可以用内置笔刷让一片稻草呈现被微风吹过的效果。

  在演示中,我甚至还看到了一只章鱼在打架子鼓这样让人眼花缭乱的作品(是的,你也能摸到章鱼的触手)。

  我问了问台上画画的小哥哥戴VR眼镜创作是什么感觉,他说,“简直太方便了,我至今都觉得神奇,以前需要花费大量时间的建模和渲染,现在很快就可以完成。另外在这里画画不怎么需要空间想象能力,你想从哪个角度看自己画的东西都可以。”

  对于设计工作者来说,Facebook也许给他们的颈椎腰椎带来了福音。

  Messenger、Instagram的AR相机

  这个功能我应该不会经常用。原因如下。

哪个美少女想要这样的效果啊!哪个美少女想要这样的效果啊!

  此外,Facebook对可爱的理解似乎也有一些偏差,起码这些滤镜很不适合我。

不仅不适合我,也不适合其他黄皮亚洲女性不仅不适合我,也不适合其他黄皮亚洲女性

  小扎在keynote环节展示的兔子滤镜我也试了,甚至都懒得放出来。

  无论从选择的多样性上,还是从实际效果上,Messenger和Instagram的这波更新都没有达到美图或者B612或者其他国产直播软件的水准,只能说聊胜于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