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吴睿婕 广州报道

  4月23日,国际电商巨头亚马逊印度市场负责人阿米特-阿加瓦尔(Amit Agarwal)表示,未来五年内,食品和家居产品业务将占其印度业务的50%以上,因此,亚马逊将加大投资,增加该领域的商品供给,并开拓印度食品生鲜市场。

  事实上,今年以来印度食品电商市场动作不断,其本土食品电商公司相继获得全球各大巨头的投资。3月,印度食品杂货电商公司Grofers宣布获得来自日本软银集团40亿卢比(约合6200万美元)的融资。此前,2月份,印度最大的在线食品销售商Bigbasket获得3亿美元融资,领投方是中国电商巨头阿里巴巴。就连原本并不主攻食品零售市场的电商企业Flipkart也在3月底宣布将进军线上食品零售行业,据彭博报道,该公司还在和沃尔玛谈判,后者拟收购其60%至80%的股权。

  目前,交通基础设施不完善是印度电商发展的一大痛点,印度投资机构Kalaari资本发布的《印度的机会》(The Indian Opportunity)报告指出,“最后一英里”配送和长途运输服务占电商企业物流成本的90%。此外,物流保鲜配送的技术有待提高,印度的住址标准未统一等等因素,都成为食品电商企业在印度打开市场的挑战。

  不过,随着资本逐渐流入,各电商企业正纷纷发力,不仅加大力度建设仓库,还运用技术提高顾客地址的准确度以及提高配送效率。但受访专家指出,印度要想真正将物流设施和网络建设起来,仍需要政府的协助和支持。

  现状:食品杂货电商混战

  各巨头加码投资的原因之一,是去年印度本土食品电商企业表现不俗。Bigbasket的财报显示,2017财年,其营业额从上一个财年的56.3亿卢比(约合8464万美元)上涨到117.6亿卢比(约合1.7亿美元),随着2月获得阿里巴巴的投资,Bigbasket首席执行官Hari Menon预计其月成交额会从刚刚过去的2月的20亿卢比(约3000万美元)在8月升至30亿卢比(约4500万美元)。

  与软银集团和阿里巴巴不同的是,亚马逊沿袭了其在拓展全球业务时的一贯策略,即直接向印度当地市场投资,自营仓储,自建物流。目前,亚马逊在印度有62个仓储中心,并在30个城市提供次日送达的配送服务。

  过去,由于印度政府不允许外国公司设立自营电商,亚马逊一直无法将其在全球扩张的策略带到印度。而在2016年,印度政府正式批准外国企业向消费者直接出售食品杂货后,亚马逊迅速反应,在2017年获得印度政府批准,表示将在五年内投资约5亿美元在印度建立一个全国性的食品杂货仓储和配送网络。

  4月20日,阿米特表示,目前,印度已成为亚马逊在美国之外的活跃客户数量最多的市场,亚马逊已经开始在印度市场尝试推出生鲜食品服务。尽管他还不确定何时能够在印度正式推出亚马逊的生鲜速递服务(AmazonFresh),但他期待这在五年内可以实现。“到时候,不管是鳄梨、土豆、鲜肉还是冰淇淋,我们都将在两个小时内把它们送到顾客手中。”

  印度电商市场规模正在逐渐扩大,且市场预计食品领域将成为新的增长点。金融服务公司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最近的一份报告预计,到2026年,印度电商市场规模将从2016年的150亿美元增长到2000亿美元,网络零售的市场份额也会从2%上升到12%。报告还指出,虽然目前最受印度线上消费者欢迎的商品是手机和电子产品,但展望未来,食品和杂货领域前景广阔。“我们非常看好印度食品电商市场巨大的发展潜力。”阿里巴巴相关负责人在回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说道。

  食品和日用杂货是印度的高消费品类,美国农业部在其今年发布的《全球农业信息网络》报告中估算,目前印度的食品与杂货零售市场规模达3800亿美元,且该市场还会以每年15%的速度继续增长。同时,电商企业也有意将消费者引导至线上市场。Hari Menon表示,虽然获得了阿里巴巴的投资,但Bigbasket目前不会把阿里巴巴的盒马鲜生线下门店的模式带到印度。“目前我们还是更加注重促进线上销售,将更多的客户带到线上。”

  4月23日,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刘小雪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表示,印度物流行业的劳动力比较便宜,所以在一定区域内食品杂货送货服务的成本比较低,这有助于推动印度电商业发展。“而且,印度市场的空白点很多,食品电商对于印度来说是全新的行业,没有以往沉淀资本的阻碍,发展自然会更快一点。”

  挑战:物流仍是最大痛点

  然而,印度城市之间发展差距较大,如何完善物流基础设施建设、实现跨区域物流将是一大难点。阿米特也坦言,亚马逊在印度想要获得盈利还需要时间,因为现在印度的物流、支付和其他基础设施建设仍没有到位。

  在刘小雪看来,印度的食品电商行业仍在起步阶段,印度看到了中国电商市场的发展速度,也想对标中国,但是印度的基础设施和中国还是有差距的。“电商到最后拼的还是物流,还是跨区域大规模的调度能力,这是印度需要攻克的难题。”她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道。

  《印度的机会》报告显示,印度政府在物流建设上的支出占印度GDP的13%,而在中国这一比例是18%。“物流基础设施建设将成为印度发展经济的核心要务。”Kalaari总经理Vani Kola表示。

  而且,食品运输中的保鲜保质问题也亟需技术支持,提高物流运输技术水平将非常迫切。“配送生鲜食品的话更是需要冷链和冷冻技术,这是印度现在跟不上的。”刘小雪说。

  此外,上述报告还指出,印度电商行业在物流上还面临另一个独特的挑战,即印度并没有统一的地址标准,且有20%到30%的顾客无法提供准确的邮政编码。报告估算,快递员在配送货物时平均要给收件人打2至3个电话才能找到确切的地址。

  随着各大企业陆续加码印度电商市场,资金投入也将逐渐到位,这也将促进物流配送的基础设施建设。阿里巴巴相关负责人在回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在印度也正着重建设农民网络、仓库和配送基础设施,力图做到让每一位印度消费者都能享受优质的产品和服务。”

  除了建设物流网络,亚马逊还运用技术来应对印度顾客地址准确性不够高的问题,亚马逊印度物流主管Akhil Saxena此前表示,亚马逊正运用地理编码技术,并还使用机器学习(machine learning)技术来提高地理编码的准确性。“而且在我们的亚马逊会员(Amazon Prime)计划中,有许多顾客是重复购买我们的产品的,这也将帮助我们(准确记录地址)。”

  但在刘小雪看来,完善物流基础设施与网络并不仅仅是单靠企业的力量可以做到的。“现在企业资本已经有意向了,还需要政府来配合参与建设。”

  印度政府也已开始关注印度电商行业的发展。除了上述提到的放开外国电商企业投资限制外,印度政府还建立了电子商务智库。据报道,4月24日,该智库举行了首次座谈,商讨制定本土电商相关政策和发展基础设施建设等议题,以鼓励本土电商企业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