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郑峻发自美国硅谷

  仅仅两年前,他还是美国最神通广大的政治掮客,与国会议员和政府高官谈笑风生,是企业巨头最想巴结的能人;过着宝马香车的奢华生活,在全球最贵的豪宅区购置房产,收藏1300多件昂贵的艺术品。

  但现在他的生活和事业却进入了寒冬。政治权贵们不再与他往来,企业巨头纷纷离他而去,几千万美元的公司被迫关门歇业,自己也被迫开始变卖家产。贪婪让他开始触碰政策红线,虽然希拉里参选总统一度给他带来了事业转机,但特朗普爆冷入主白宫却让他的所有希望彻底破灭。

  曾经顶级政治掮客

  安东尼·波德斯塔(Anthony Podesta)是美国游说机构波德斯塔集团(Podesta Group)的联合创始人和董事长,是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数一数二的政治掮客。他的客户既有谷歌美国银行、复国银行、沃尔玛英国石油洛克希德马丁这样的全球企业巨头,更有肯尼亚政府、乌克兰现代化欧洲中心这样的政府机构和人权机构。

  在奥巴马执政时期,准确地说是在希拉里担任国务卿期间,仅有60多名雇员的波德斯塔集团成为了美国第三大政治游说机构,年营收连续七年超过2500万美元,拥有100多个客户,甚至压倒了那些创办数十年、拥有数百名雇员的老牌游说机构。

  波德斯塔集团在华盛顿游说机构所在的K街租下了两层楼的办公室,年租金就高达240万美元。而安东尼·波德斯塔单是公司年薪就超过200万美元,还有比这更多的个人佣金和奖金收入。

  他在全球诸多富豪区都拥有豪宅,包括了纽约曼哈顿、华盛顿特区Kalorama、弗吉尼亚Barcroft湖畔、意大利威尼斯、澳大利亚悉尼和塔斯马尼亚。在威尼斯狂欢节期间,他邀请各界名流来自己的府上做客。他还拥有1300多件艺术品,其中包括价值2500万美元的法国雕塑家路易斯·布尔乔亚(Louis Bourgeois)的多件作品。

  政治靠山是亲弟弟

  安东尼·波德斯塔的最大政治资本,就是他的亲弟弟约翰·波德斯塔(John Podesta)——在美国白宫和国会混迹四十年的资深政客,跟随克林顿夫妇四十多年的忠心下属,华盛顿特区曾经最炙手可热的人物。而当这个政治资本失势之后,他也失去了所有的靠山。

  约翰·波德斯塔早在1970年就认识了克林顿,当时他们还都在为一位民主党参议员工作。1972年,约翰·波德斯塔曾经辅佐民主党总统候选人麦戈文(George McGovern)竞选总统,但却惨遭寻求连任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尼克松横扫。(尼克松拿到520张选举人票,麦戈文只有17票,这一胜利差距仅次于1984年里根总统对蒙代尔的525票比13票。)

  1976年,约翰·波德斯塔正式进入政坛,先后在美国司法部出任律师,为民主党参议院领袖达斯切尔(Thomas Daschle)担任顾问,以及在美国参议院的农业、知识产权、司法、安全反恐等多个委员会出任法律顾问。1988年,他在暂时离开国会之后,与自己的哥哥安东尼·波德斯塔创办了政治游说公共公司波德斯塔集团。

  1993年,约翰·波德斯塔的政治事业进入了春天。他的老朋友克林顿当选美国总统,波德斯塔先后出任了总统高级政策顾问和总统办公厅副主任的职位,为克林顿提供政府信息、隐私、电信安全与监管政策方面的建议。1998年,约翰·波德斯塔正式担任克林顿总统办公厅主任的职位,直至2001年克林顿卸任总统。

  美国的隐形总理

  总统办公厅主任(美国称之为白宫幕僚长)是美国总统身边最信任的最高级别助理,直接掌管着白宫的具体事务,甚至替美国总统处理政事,直接与美国联邦政府和国会两院打交道。这个职位位于美国政治权力中心,甚至可以被视为实际上的美国总理职位。

  根据美国的游说监管法律,约翰·波德斯塔在进入白宫工作的时候,也辞去了波德斯塔集团的职位。但这并不影响他的哥哥安东尼·波德斯塔继续运营这家游说机构,借助自己弟弟在联邦政府和国会山的广泛人脉和政治关系,为自己吸引通用电气、波音等诸多企业巨头的游说合同。

  在克林顿卸任之后,约翰·波德斯塔也暂时离开了政界。但这并没有影响到他在华盛顿特区和民主党内部的巨大能量。在希拉里担任国务卿期间,波德斯塔依然在联邦政府拥有足够的影响力。他创办了一个自由派智库美国进步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在自己母校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教授法律课程,在多家游说机构和非盈利机构出任顾问,一笔顾问费就高达10万美元。

  在从弟弟那里获得巨大政治资源支持的同时,安东尼·波德斯塔对民主党一样给予了巨额资金回报。公开资料显示,过去十年时间,安东尼·波德斯塔和他的游说机构为民主党筹集的资金超过了其他游说机构。

  离婚促使贪婪接单

  安东尼·波德斯塔的事业危机开始于2014年。多年以来的奢华生活,耗费巨资购买豪宅和艺术收藏,让安东尼·波德斯塔的财务状况亮起了红灯。但更令他雪上加霜的是,比他小26岁的妻子提出了离婚。波德斯塔需要给她分五年支付400万美元的抚养金,同时分给她曼哈顿和华盛顿的房产和500万美元的退休金。

  为了弥补这一巨大的经济损失,在利益的驱使下,波德斯塔开始触碰政策红线,接了一些与民主党立场相左的游说客户合同——烟草公司甚至是美国步枪协会(NRA)。(注:民主党一直主张控枪,而NRA是主张拥枪权的最坚定政治力量。)

  安东尼·波德斯塔开始接大量的海外客户合同,2015年波德斯塔集团已经有500万美元营收来自海外公司和机构,甚至包括了沙特、伊拉克和南苏丹政府。与此同时,他也不顾利益冲突,隐瞒信息同时为同一行业存在竞争的两家客户服务,包括了轮胎行业的米其林和倍耐力。

  更加令人惊讶的是,波德斯塔甚至与共和党游说人士、前特朗普的竞选主管保罗·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合作,接下了乌克兰现代化中心以及阿塞拜疆政府的争议性游说单子。这些争议客户固然给波德斯塔集团带来了营收,但也导致波德斯塔集团内部出现了严重分歧。一些资深游说人员先后辞职,合伙人宣布离去要求股份变现。

  希拉里带来希望

  2015年4月,希拉里正式宣布参加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这给安东尼·波德斯塔带来了事业更上一层楼的希望;他的弟弟约翰·波德斯塔毫无疑问地成为了希拉里的竞选总管。几乎所有主流媒体都看好希拉里能够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女总统,而约翰·波德斯塔也极有可能再次进入白宫出任办公厅主任,进入美国联邦政府的权力核心。

  在希拉里当选的前景下,波德斯塔集团再次成为了企业巨头们的游说首选。他们希望借此搭上约翰·波德斯塔这个未来总统面前的最大红人,尤其是那些长期支持民主党的科技公司。谷歌、Snapchat也成为了波德斯塔集团的重要客户。安东尼·波德斯塔再次开始大手大脚,在2016年初斥资购买价值740万美元的可以俯瞰曼迪逊广场的曼哈顿豪华公寓。

  维基解密公布的约翰·波德斯塔邮件显示,Alphabet(谷歌母公司)董事长施密特在希拉里竞选过程中扮演了关键的角色,提供了竞选资金、网络技术以及人员招募等多方面的援助,甚至毛遂自荐希望成为希拉里竞选阵营的外部总顾问。约翰·波德斯塔在邮件中说,“我今天和施密特进行了会谈,他准备提供资金以及人员招募的帮助,他比我想象的更为恭敬。施密特希望面见希拉里。这不是什么坏事。”

  Facebook COO桑德伯格也主动邮件联系约翰·波德斯塔,表示扎克伯格非常热切地希望会见他,以期了解如何影响扎克伯格非常关心的公共政策,例如移民、教育和基础科学教育等方面。这封邮件长期被共和党与保守派攻击为Facebook暗中帮助希拉里的重要证据。

  或许是被胜利曙光冲昏了头脑。盲目自信的安东尼·波德斯塔在2016年3月接下了俄罗斯最大金融机构Sberbank银行的游说单子,帮助他们解除奥巴马政府在2014年因为乌克兰克里米亚事件之后对俄罗斯实施的制裁。这笔半年17万美元的买卖给使得波德斯塔集团触碰了美国关于游说的法律红线,导致他后来面临司法调查。

  输了大选输了一切

  2016年大选期间,安东尼·波德斯塔一直躲在海外。他本希望希拉里的当选可以带来转机,希望自己弟弟再次出任白宫幕僚长可以给自己扫清麻烦,让自己再次炙手可热。但2016年11月,特朗普的爆冷当选,却让安东尼·波德斯塔的希望彻底落空。

  在竞选过程中,特朗普旗帜鲜明地将反腐败(Drain the swamp)当作自己的竞选口号,提出了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禁止政府官员离职为企业或外国政府进行游说的计划。这在一定程度上为他争取了不少痛恨腐败的普通民众的选票。而波德斯塔集团成为了腐败游说机构的反面典型。

  此前的俄罗斯代理事件,已经使得诸多曾经是他府上贵宾的民主党政要和重要银行客户对波德斯塔避而远之。特朗普的当选,更让伊拉克、越南、科索沃等国家政府开始放弃波德斯塔集团,这些外国政府曾经给他带来了600万美元的收入。

  生意场是最现实的。希拉里的彻底失势,让安东尼·波德斯塔失去了政治游说力量,之前纷至沓来的企业巨头客户先后离去,2016年底波德斯塔集团的营业收入已经下滑了超过三分之一,失去了超过1000万美元的游说合同。到了2017年11月,波德斯塔集团只能宣布关门停业,公司网站也随之关闭。目前安东尼·波德斯塔正在出售纽约曼哈顿的豪宅以及其他房产。

  此外,安东尼·波德斯塔还要继续面临此前违规游说活动的调查。从2017年夏天开始,美国司法部、民主党力量支持的特别检察官穆勒在调查“通俄门”的同时,也开始调查波德斯塔集团在代理乌克兰现代化中心时的违规行为。

  结尾:

  游说是美国政治不为人知的另一面,也普遍存在在美国各级政府之中。游说人员需要对美国立法程序、国会运作、游说对象、利益行业都有着丰富的知识。由于需要很强的政府人脉和沟通能力,很多游说人员本身就是离职的联邦政府官员、国会议员或是工作人员。

  但安东尼·波德斯塔之所以能一度成为美国最炙手可热的政治掮客,无疑与他弟弟约翰·波德斯塔的特殊身份,在克林顿政府和民主党内部的政治资源有着巨大关系。当希拉里大选失败之后,民主党在总统、参众两院、最高法院和各州州长等政治领域都全面处于下风,安东尼·波德斯塔也就失去了自己长袖善舞、游刃有余的力量。

  玩政治权术的人,终究会被政治所抛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