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彦宏。来源:被访者供图李彦宏。来源:被访者供图

  错失内地互联网发展黄金时机的谷歌,还会错过下一个8年吗?

  文 | 《中国企业家》记者  陈睿雅 编辑 | 马吉英

  谷歌重返中国一事迎来了“高光时刻”。《人民日报》在Twitter发文称,欢迎谷歌回到中国大陆,但它仍需遵循当地法律。所有国外互联网公司在华开展业务都应尊重中国的网络管理。而且,这则推文还伴随着一个Facebook的链接,长文阐明欢迎谷歌返回中国的先决条件。此时,距离Facebook落户杭州被紧急叫停不足半月。

  8月7日,百度创始人兼CEO李彦宏在微信朋友圈回应《人民日报》欢迎谷歌回归一事,他认为,“这些年来,百度一直被认为是占了Google退出中国的便宜……如果现在Google回来,我们正好可以真刀真枪地再PK一次,再赢一次。”

来源:李彦宏朋友圈截图来源:李彦宏朋友圈截图

  在中美贸易战对峙进程中,美国互联网巨头谷歌的入华可能性显得扑朔迷离。就在不久前,已闯关八国的高通收购恩智浦一案,最终未被中国政府放行,此事被视为中国对抗全球芯片垄断问题上的策略,亦是中美贸易战注脚。

  截至本刊发稿,谷歌方面尚未对此时做出相关回应。

  Alphabet下一个增长点

  阔别中国8年,谷歌已不是当年的谷歌。

  早在2015年8月,谷歌宣布成立新的母公司Alphabet。按照官方解释,Alphabet可以拆分为Alpha-bet,Alpha指的是基准以上的投资回报,而bet是赌注。Alphabet的成立是一次期望回报率高于大盘基准的主动下注。

  目前,Alphabet旗下除了最大的“现金牛”谷歌外,还有谷歌风投、谷歌资本、自动驾驶公司Waymo和Google X等公司。谷歌作为Alphabet最大和最具盈利性的业务部门,包括搜索、YouTube、云计算、Gmail和开发Pixel手机等产品的硬件部门等。

  完成重组后的Alphabet由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担任CEO一职,而谷歌CEO则由桑德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担任。

  在2016年,Alphabet实现营收903亿美元,实现净利润194.78亿美元;在2017年实现营收1109亿美元,较上年增长了23%,但净利润为126.62亿美元,低于上年同期。

  总体而言,谷歌业务发展仍然强劲。以2018年Q2为例,谷歌广告收入增长大约24%,此外,作为新的增长点,谷歌云计算业务在Q2大幅上升至44.3亿美元。

  不过,也是在2018年Q2,谷歌再次收到了来自欧盟的罚单。7月18日,欧洲竞争事务专员维斯特格(Margrethe Vestager)宣布对谷歌处以欧盟史上最高的反垄断罚款——43.4亿欧元。其依据是:利用安卓系统市场绝对占有率,推广使用谷歌自家的搜索引擎,打压其他竞争对手。据此前公开报道,财报公布前,市场人士曾预计,这笔罚款将吞噬Alphabet约75%的预期净利润,每股盈利也将随之狂降。但最终二季度净利润降幅低于预期,仅下降61%。

  路透社曾指出,像印度、印尼、中国等人口众多的国家将成为谷歌下一个十亿级的市场。但对于谷歌、Facebook等公司而言,入华是难题。《人民日报》发表在Facebook上的文章指出,谷歌曾经犯了两个错误:一是选择在2010年撤出中国大陆搜索市场,错过了内地互联网发展的黄金时机;二是谷歌对自身的错误定位。无论是选择退出还是进入大陆市场,谷歌一直是一个政治化品牌,这无疑是这家知名跨国公司的悲剧。

  事实上,退出中国的谷歌从未完全离开。2010年1月12日早上6点,谷歌首席法律事务官大卫·多姆德(David Drummond)发布了《对待中国的新策略》,揭开了谷歌退出中国的序幕。3月23日,谷歌公司宣布将在中国的搜索服务由内地转至香港。此后,尽管谷歌搜索引擎、Gmail等应用几乎从中国互联网消失,但谷歌并未完全撤离中国。2015年,前Alphabet/Google的执行主席Eric Schmidt出席中国活动时表示,谷歌在中国留有500名雇员。

  回到中国?

  皮查伊在2015年接受The Verge采访时,曾被问及入华态度,“你的哲学仍然是:我们希望能到达那里,但我们会拭目以待?”

  对此,皮查伊表示,谷歌将继续在中国尽可能地提供安卓,中国市场是一个巨大的市场、特别的市场,所以谷歌非常关注当地的投资。“显然,我们也很乐意用谷歌服务为中国用户提供服务。我认为这将是一个特权,但我们需要考虑我们如何做到这一点。我们对新的方法持开放态度。我们得等着瞧。”也是在皮查伊任上,谷歌开始缓和此前退出中国的强硬立场。

  2017年,AlphaGo来到中国,对战中国顶尖棋手柯洁;2017年12月,谷歌AI中国中心在北京成立;今年3月,皮查伊出席“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8年会”,与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库克、高通公司首席执行官莫伦科夫等一众外方代表一起受到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的接见;5月,谷歌先后发布底层应用开发计划ARCore和文件管理器File Go的中国安卓版,而且ARCore与小米、华为达成了合作;6月,谷歌宣布向京东投资5.5亿美元,以获取京东不到1%的股份。

  近期,传言谷歌计划推出“特殊版”搜索引擎或中文信息流产品。传言并未获得谷歌方面的确认,但市场反应强烈,《彭博社》援引北京一家咨询公司负责人安迪·马克的话说:“谷歌终于睡醒了,闻到了咖啡的味道。不进入中国市场是一个重大的战略判断错误。”

  对于广告营收仍然占80%以上的谷歌而言,搜索引擎或中文信息流产品入华的价值自然不言而喻。但是谷歌云计算或许将是谷歌入华的关键一步。

  据彭博社本报道,谷歌正在与腾讯、浪潮及其它中国公司的合作伙伴协商,以提供云服务的方式重新进入中国市场。根据协议,Google的云合作伙伴将负责通过自己的服务器向中国客户托管和提供Google Drive和Google Docs等服务。

  如果是谷歌云计算入华,亚马逊AWS和微软Azure的入华途径无疑可为其提供借鉴。亚马逊的AWS服务目前通过北京光环新网技术提供,而微软Azure云则通过世纪互联提供。

  此外,据澎湃新闻,就在今年7月,上海市经信委主任陈鸣波率团访问硅谷,拜访一众科技互联网公司和风险基金,代表团还邀请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等人工智能相关企业高层参加2018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并争取谷歌Waymo无人驾驶等一批重大项目落户上海。

  眼下,谷歌重返中国的关键看点在于,下一步棋子究竟落在何处。错失内地互联网发展黄金时机的谷歌,还会错过下一个8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