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来源:视觉中国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来源:北京商报

  在被Facebook收购四年后,WhatsApp终于“屈服”。当地时间8月1日,WhatsApp公布了详细的商业化计划,将出售广告,并向希望通过其服务接触到客户的大公司收费。由于Facebook近期增长放缓,加之数据泄露丑闻影响,股价出现历史性暴跌,WhatsApp此举被视为向母公司输血。

  根据新的计划,WhatsApp将开始向使用软件联系客户的大公司收费,每条信息收取的费用从0.5美分至9美分不等。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目前约有100家公司一直在测试新的收费功能,包括新加坡航空、优步和电子商务公司Wish等。

  实际上,早在2016年8月, Facebook就在考虑WhatsApp的变现模式。彼时,WhatsApp第一次对用户隐私条款的重大修改,开始将用户的电话号码分享给Facebook,以便Facebook进行更好的广告投放和好友推荐。尽管,此次修改并不直接涉及商业广告,但依旧被看做WhatsApp松动的迹象之一。

  自诞生之初,WhatsApp就旗帜鲜明反对投放广告。软件创始人阿克顿和库姆是简约主义奉行者,追求纯粹实用,拒绝广告创收。每年,WhatsApp的用户仅需支付1美元的象征性使用费。库姆曾淡定地对媒体表示,“我们现在的重心是用户增长,至于营收,那是五年之后才会考虑到的事情”。而在被Facebook收购之前,不考虑的营收的WhatsApp每年亏损超过1亿美元。

  不过,在用户增长上,WhatsApp确实高歌猛进。目前,该软件已有15亿用户,是全世界最活跃的手机社交工具之一,在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处于主导地位。今年五月的统计数据显示,WhatsApp每天的活跃用户达4.5亿人,每日发送的消息多达650亿条。

  面对如此庞大的用户群体,凭借广告业务发家的Facebook很难不动心。尽管扎克伯格曾保证不在WhatsApp上投放广告,但WhatsApp依然受到了来自母公司要求盈利的压力。此前,阿克顿和库姆提出了数个增加收入的方案。2017年,WhatsApp就提出,将针对某些功能项公司收取费用,这些功能可以将公司和客户连接起来。

  但是,WhatsApp的方案都不及Facebook的广告模式赚钱。由于经营理念相去甚远,阿克顿和库姆先后告别一手创建的WhatsApp。为此,两位创始人甚至放弃了总共13亿美元的股权奖励。

  对Facebook而言,在排除内部阻力后,WhatsApp商业化也就近在咫尺了,而近期Facebook股价暴跌成为“临门一脚”。除了上述的企业服务之外,WhatsApp还将推出鼓励这种交流的新广告类型,明年起,在软件流行的状态功能中将显示广告。这款一度被称为最“纯洁”的社交软件不得不为生计谋路。

  然而, WhatsApp试水商业化的结局远未明朗。由于WhatsApp的设计初衷并非连接公司和消费者,二者之间的信息交互进展WhatsApp每日信息量的很小一部分。与此同时,7月,在印度爆发的“假新闻”事件,令WhatsApp进军该国数字支付市场的行动受阻,发展前景也蒙上阴影。拥有超过2.5亿用户的印度,是WhatsApp全球最大市场。

  这一背景下,WhatsApp能否让Facebook的营收增速重回增长轨道显然仍是一个巨大的未知数。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肖涌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