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7月27日上午消息,丑闻已经对Facebook造成了损害,但最紧迫的问题是,已经没有多少新用户可以转化了——人们都已经在Facebook上了。

  在Facebook最近几个月引发的所有争议之后,这家社交媒体巨头几乎不可避免要偿还过去的罪孽。本周三,其令人失望的财报表现和周四时19%的历史性跌幅似乎是一个彰然的论证。

  但事情并非如此简单。是的,在一系列丑闻之后,公司隐私保护措施伴随着惨淡的收入一起出世。但该公司更大的问题是,其主要的社交网络,Facebook——即那使其成为企业巨头的发明——已经停止增长了。而Facebook在未来几年将创造的新财富将不得不来自一些不那么确定的行业,比如聊天应用中的广告、虚拟现实、电视类视频内容和消失的社交媒体的更新。

  Facebook获胜的策略集中在其新闻源的广告上。人们来到社交网络上,翻看朋友的婴儿照片和新闻链接之间的广告。每当Facebook需要赚更多的钱时,它就会拨出广告的频率,或者积极地吸引世界各地越来越多的人注册Facebook。

  但现在有22.3亿人在使用Facebook。这是全球互联网连接人口的三分之二,也和基督教的规模差不多。这家公司还能和把谁拉为新用户呢?

  一些使用Facebook的人对Facebook在数据隐私和内容适度方面的种种失误感到愤怒,但这愤怒于事无补。这家社交网站第二季度的用户增长速度是有史以来最慢的,在北美市场表现平平。它在欧洲也失去了一些用户。与此同时,该公司开始停止在新闻提要中插入更多广告。广告太多,用户就会被拒之门外。Facebook唯一能复制其久经考验的商业模式的地方是它的照片分享应用Instagram,它也有着新闻推送。剩下的仍然处于实验状态。

  另一家增长最快的互联网公司Netflix给了投资者一种恐慌——他们认为这趟美好的旅程将结束。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付费在线电视网络,索尼宣布Netflix第二季度的订阅用户增长放缓,自上周以来,该公司股价已下跌近10%。

  和Facebook一样,投资者需要决定这是短期的暂时现象,还是长期的严重问题。Netflix迎来了有史以来用户增长最好的一年,但国内市场的增长已经放缓。

  而对于Facebook来说,收入来源的转变并不一定要如此剧烈。2014年,公司以22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WhatsApp,同年,该公司剥离了自己的聊天应用Messenger。多年来,它一直告诉华尔街,它只是在等待合适的时机从这笔笔财产中赚钱。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说,在这些应用程序的用户规模达到10亿之前,公司有能力保持耐心。但扎克伯格表示,公司仍在试验潜在的商业模式。

  这一切都给Facebook带来了压力,因为所有这些新举措“坦率地说,在短期和中期来看,不足以改变增长放缓的局面,”瑞银(UBS)分析师埃里克•谢里登(Eric Sheridan)在一份投资者报告中写道。投资者必须亲自决定还要在这种怀疑的气氛下坚持多久,以给予Facebook信任。

  通向新的商业模式的道路还涉及投资者讨厌的另一件事:利润率的降低。Facebook未来赚钱的方式很多都比较昂贵,这抑制了盈利能力。制造虚拟现实耳机需要制造硬件,在某些情况下,为了吸引顾客购买新产品,会亏本出售。制作一种新型的网络电视已经花费了Facebook数亿美元。从长远来看,Facebook计划将广告收入与内容创建者分享。

  此外,还有清理Facebook现有问题的成本。该公司正在招聘数千人,以调查假新闻和外国干预美国总统选举的问题。它正在投资于昂贵的工程师,以建立一种能够使未来工作流线化的人工智能。

  “鉴于安全方面的投资增加,我们可以选择减少对新产品领域的投资,”扎克伯格在周三与投资者的电话会议上表示,“但我们不会这么做,因为这不是为社区服务的正确方式,因为我们经营这家公司是长期的,而不是下个季度(就扫地关门)。”

  Facebook表示,与投资者已经习惯的超过40%的利润率相比,其接下来的运营利润率预计在30%左右。

  Facebook还表示,公司的收入将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因为它让用户对自己的隐私设置有了更多的控制权。它的广告引擎依赖于用户数据来精确地定位人们可能感兴趣的东西。根据欧洲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谷歌正在向用户推出更严格的控制措施。该规定在本季度生效。

  但这还不是致命的因素。扎克伯格说,绝大多数用户实际上并没有接受Facebook提供的使用更少数据的提议。

  众所周知,Facebook执着于不惜一切代价实现增长。但也许它太迷恋于它的初衷了。既然它已经达到了饱和点,它就难以应对如此庞大的用户规模所带来的社会责任,也难以把控其未来的前景。关键研究公司(Pivotal Research)的分析师布莱恩·维塞尔(Brian Wieser)在给投资者的报告中说,这使得公司面临的风险比华尔街要大得多。

  “公司并没有像我们大多数人想象的那样(有能力)管理它的增长。”维塞尔写道。(青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