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北京商报

  在“泄密门”发酵4个多月后,Facebook终于为自己的“傲慢”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在本周三美股交易日,Facebook公布了2018年二季度财报,随后其美股盘后大跌20.23%至173.5美元,市值最低点时较收盘抹去1260亿美元。如果跌幅持续到美股本周四收盘,这将是该社交巨头上市以来最大的单日跌幅。

  财报里的坏消息

  “每天约有25亿人使用至少一个Facebook拥有的应用程序——Facebook、WhatsApp、Instagram和Messenger。”虽然在财报公布后的电话会议中,扎克伯格试图通过这样的度量方式来分散人们的注意力,但各项数据均低于预期还是踩中了华尔街大佬的雷区。

  财报显示,Facebook二季度营业收入132.3亿美元,同比增长42%,较市场预期低1.2亿美元,差距约0.9%。此外,作为社交巨头,日活(DAU)和月活用户的增长是关键,今年二季度,Facebook日活用户为14.71亿,环比仅增长1.37%,创历史最低纪录,也低于华尔街预期的2.3%。而月活用户22.3亿,均同比增长11%,低于市场预期的22.5亿。

  这几乎可以算得上是Facebook近几年来最差的一份财报。而净个人身家损失了168亿美元的扎克伯格更是坦陈,今年下半年公司整体营收增长将进一步收窄,三和四季度增长将出现高个位数的降幅,这深深加剧了投资者的担忧。“我认为你只需保持观望,让投资者群体处理它,重新审视两个月内的市场发展状况。”知名分析师、风投公司Loup Ventures创始人吉恩·蒙斯特在接受CNBC的节目《收市钟声》采访时,这样警告投资者在短期内应该远离Facebook,而不要将此次股价下滑视为买入机遇。

  用户增长、营收增速陷入瓶颈,这对Facebook而言是致命的打击。从地域来看,用户数受影响主要是在欧洲地区,该地区二季度的日活用户为2.79亿,较一季度减少3亿,这或许与欧盟于5月25日生效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直接相关,据悉,该条例被称为史上最严格的隐私条例,直接让Facebook损失了约100万用户。长期以来,由于收入结构十分单一,Facebook的业绩与用户增长速度无法割裂,因此一旦用户数出现天花板,“危机感”将十分强烈。

  丑闻缠身

  “展望未来,我们将继续大举投资于安全和隐私,因为我们有责任保护用户的安全,”扎克伯格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这样表明决心。首席财务官大卫·韦纳表示,公司营收增长将大幅下滑,部分原因是Facebook计划为用户提供更多的隐私设置选项,包括限制他们观看的广告种类。Facebook表示,希望在今年底前雇佣2万人,帮助审查网站上发布的内容,并与安全团队合作。自去年以来,该公司的员工总数已经增长了47%,达到了30275人。

  如果这个社交巨头能放下“傲慢”,早点认识到用户信任的重要性,也许就不会落得如此境地。

  在剑桥分析丑闻中,Facebook被指疏于监管,让第三方公司随意获得了Facebook大约8700万用户的隐私信息,这些信息流向政治选举营销公司,反过来成为影响Facebook用户投票的“商业工具”。Facebook首席技术官迈克·斯克洛普夫后来证实,此次数据泄露事件涉及到8700万用户,且主要为美国用户。

  在丑闻曝光之后,Facebook以及剑桥分析等公司在多个国家遭到了政府调查,扎克伯格的个人形象也受到了巨大冲击,甚至被要求辞去CEO职务。

  Facebook的一切业务都是围绕社交来进行的,用户就是其核心和灵魂,目前Facebook在全球的用户数已经超过20亿,而泄密事件让用户对Facebook的安全性大加质疑。为了亡羊补牢,Facebook不得不选择在保护隐私等方面加大投入。

  7月初,Facebook宣布收购伦敦初创公司Bloomsbury AI,以协助其打击假新闻和解决其他内容方面的问题。上周末,出于对用户数据被滥用的担忧,Facebook宣布暂时封杀英国数据分析公司Crimson Hexagon的账户。扎克伯格本人也多次出席听证会,以证明Facebook的“清白”。

  野心依旧

  “泄密门”声势再浩大、“中年危机”再坎坷,似乎也无法阻止扎克伯格一如既往的野心。在今年Facebook的14岁生日会上,扎克伯格曾说,“这是一个适合反省的时刻,我们要回头看看我们从哈佛大学寝室一路走来走了多远,以及我们还能够走多远”。

  好在Facebook还有两大法宝——Instagram和WhatsApp。Instagram上季度的月活用户达到10亿,成为新的里程碑,并推出了名为Instagram TV的视频流媒体服务。虽然Facebook没有公布Instagram的营收,但分析师估计,2018年Instagram的营收将在40亿-160亿美元之间。

  除了老本行社交以外,Facebook也时刻紧跟潮流,于2014年耗费20亿美元收购了虚拟现实技术公司Oculus,并于今年推出“价格亲民”的VR头戴设备Oculus Go,根据SuperData的数据,该公司二季度销售了约29万副该耳机,合5700万美元的收入。

  面对着即将到来的5G时代,为了能更好地掌控产品走向,将硬件和软件紧紧“捆绑”在一起,Facebook也不敢掉以轻心,决定自主研发芯片技术,任命前Google芯片业务负责人 Shahriar Rabii担任其副总裁以及芯片部门负责人,希望能摆脱对“芯片巨头”高通英特尔们的依赖。

  此次股价遭遇重挫为Facebook敲响了警钟,事实上,Facebook也一直在致力于寻找下一个增长点,开启了打造多元化生态之路。从VR到芯片、从AI到视频,Facebook都在全面发力,虽然小有成就,但由于各领域都存在激烈的竞争和龙头老大,营收增长点似乎至今还没有明确的迹象。

  扎克伯格也没有放弃中国,通过在中国首次设立独资公司脸书科技(杭州)有限公司,想要吃到中国市场这块肥肉,但这些举措效果如何、能否打破Facebook头上的天花板,依然有待时间的考量。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实习记者 汤艺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