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蛮扩张之后,共享单车行业开始进入精细化运营。进军海外不足一年半的ofo小黄车,也吹响了撤退集结号。根据公开报道,近一个多月以来,ofo被曝撤出或暂停部分业务的国家和地区至少有7个,包括印度、以色列、中东、澳洲、德国、美国、西班牙等。有业内分析指出,接下来这份名单可能还会加长。

  有人将ofo的撤退归因为在海外遭遇水土不服,比如,海外用户出行习惯与国内不同,粗放式的管理也备受争议等。不过,不管是使用效率还是管理问题,反映到公司账面,都是成本问题。

  7月25日,据《连线》杂志消息,ofo放弃了英国多个小城市,其背后原因在于规模和财务问题,而非因为单车被蓄意破坏。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商分析师陈礼腾向TechWeb表示,“近期ofo负面消息不断,资金应该处于比较紧张的状态,之前较为粗放的经营模式已不再合适。”

  一个月内撤出多家海外市场

  ofo在海外的扩张复制了国内市场的竞争手段,都是要速度上比竞争对手更快。截至2017年底,ofo海外运营城市已经超过50城。

  这种扩张也为ofo带来了运营、人员管理、与当地政府关系等方面的压力,今年6月,便有媒体报道称ofo海外事业部解散,裁员、暂停业务的消息时有传出。

  7月6日,ofo对外宣布海外市场已经完成开拓业务阶段,将开启第二战略阶段,筛选重点市场精细化管理运营,深化全球合作。并由ofo创始人兼CEO戴威直接负责海外业务。

  戴威表示,在新战略阶段,我们将精细化管理,提供差异化服务。“在海外人员的配置上,也会根据新的战略需要进行优化调整,提升海外各个团队的管理机制,以达到更精细、高效的运营效果。”

  随后,ofo在海外市场撤退的消息便不时传来。7月初,ofo退出以色列及中东地区的业务运营;7月11日,ofo宣布逐步关停澳大利亚业务;7月15日,ofo宣布将在未来几周内负责任地退出柏林,这也是其在德国的唯一投放地;7月19日,ofo被曝将关闭多数美国业务;7月24日,ofo宣布将退出西班牙马德里的业务;7月25日,外媒报道称ofo放弃了英国多个小城市。更早之前,ofo宣布关闭印度业务。

  对于撤退原因,ofo归结于“战略调整”,其在回应中也提到海内外用户行为习惯不同(例如悉尼用户每天平均骑行的次数仅为0.3次),用户蓄意破坏单车,以及乱停放等公共管理问题。

  但在业内人士看来,撤退的主要原因还是不想烧钱了。陈礼腾告诉TechWeb,对于ofo来说,“停止部分需要一定时间与精力去培养的国外业务可以缩减开支,也可以进行资源的更好利用,在发展较为良好的市场进行精耕细作,开源节流。”

  在ofo的规划中,新阶段将对新加坡、美国、法国这一类规模大或增长迅速的地区,进行精细化运营。ofo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5月,其新加坡累计订单量突破2500万单,用户约占总人口五分之一,平均周订单约100万单。

  国内战局不容乐观

  除了不断收缩的海外业务,ofo在国内市场也面临很大挑战。

  去年底,共享单车两巨头摩拜、ofo被曝出资金链紧张、挪用用户押金等问题,虽然二者均回应称,押金可以秒退,但还是无法打消消费者的疑虑。直到摩拜被美团收购,ofo拿到超8亿美元E+融资。

  如今,摩拜背后有美团,哈罗背靠阿里,不向巨头靠拢、独自奋战的ofo显得势单力薄。

  在业内公认免押金已成行业大趋势的情况下,ofo在今年6月份,全面取消信用免押金,而摩拜则在7月份宣布全国范围内免押金,更早的3月份,哈罗也宣布全国免押。

  此外,ofo在多个城市调整收费计算标准,也遭到不少用户质疑,ofo在变相涨价。对此,ofo回应称,“这不是涨价。是我们为更好服务用户,根据用户不同用车需求,探索更趋合理的计费方式。”但总的来说,ofo确实提高了骑行价格。

  在政策层面,共享单车行业还要面临单车“限投令”,以及投放3年应更新或报废等压力,目前,多地已经出现的共享单车“坟场”,也让人们对整个行业前景感到担忧。

  为了提升用户活跃度,ofo、摩拜、哈罗近期又开始了新一轮价格补贴战,都推出了年卡活动,摩拜单车年卡价格为240元,哈罗单车年卡价格为120元,ofo小黄车年卡目前限时99元(原价199元)。

  同时,三家公司也都推出了邀请好友返现活动,摩拜用户邀请好友购买后还可获得现金奖励,成功邀请一位好友奖励20元,两位奖励30元,最高可累计获得奖励1000元;哈罗单车用户邀请好友成功用户后可获得5天免费骑行卡;ofo小黄车成功邀请一位新用户最高可获50元奖励,两位奖励100元,累计奖励不设上限。也就是说,ofo的让利力度是最大的。

  在经历海外业务撤退、拖欠供应商欠款、裁员等轮番报道后,ofo此次推出的补贴让不少人感到惊讶,ofo对外称,其“自我造血能力实现了质的飞跃”,但未对此次补贴资金来源作出回应。

  ofo 的自救

  事实上,今年以来,ofo已经开始积极探索更多商业化的可能性。包括车身广告、App端内广告、企业年卡组成的B2B、金融、本地生活服务,以及区块链技术等。

  根据网上流传的一份ofo广告刊例显示,ofo车身广告最低价位是160元/辆/月,最高的品牌定制车是2000元/辆/月。App的广告则以开屏广告、弹窗及骑行结束页为主。

  不过,北京、上海等地随后发布新规,共享单车禁止设置商业广告,ofo、摩拜在回应时也表示,将积极配合各有关部门,认真落实“车辆不得设置商业广告”的有关规定。5月,ofo与GSELab合作在新加坡上线骑车挖矿功能。用户在成功完成骑行后,将通过ofo新加坡App获得GSE的token。这些token可以用来交换ofo通行证,在未来的加密货币市场上兑换其他token。

  ofo对此回应称,活动的主要目的是鼓励用户多采用骑行这一出行方式,同时强调没有筹备任何ICO,5月17日,ofo宣布成立区块链研究院,随后有消息称,ofo在日本也推出了骑车挖矿功能。6月,ofo在其App内上线信息流服务功能“看看”,内嵌新闻信息聚合功能模块,从出行工具衍生出资讯平台,ofo此举也是想通过自身流量优势去争取更多商业化可能。

  据《财新周刊》报道,6月ofo已在百座城市实现了盈利,包括北京、上海、深圳、广州、天津和成都6座一线城市,以及百座三线城市。ofo确认了该消息。一个月前,ofo B2B业务负责人邵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ofo B2B各项业务进展顺利,目前营收已经超过1亿元。同时ofo在国内100余座城市也已实现盈利。”

  在商业化尝试方面,ofo是比较积极的一家。有业内人士指出,ofo在商业化方面的探索,对行业发展有积极意义,但是否有借鉴意义还需要时间来检验。不过,对于用户来说,我们关心的还是,ofo什么时候免押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