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知名投资银行高盛集团总部。来源:视觉中国世界知名投资银行高盛集团总部。来源:视觉中国

  作者 | 乔麦

  来源 | 中国基金报

  不爱做瑜伽的DJ不是好投行家。

  日前,世界知名投资银行高盛集团正式宣布换帅,大卫•所罗门将于10月1日起担任公司新任CEO,接替现任CEO贝兰克梵。这位新一代高盛掌门人堪称华尔街中的“异类”,白天他西装笔挺,在谈判桌前指点江山,夜晚则穿梭于纽约、迈阿密等全球各地的夜店,客串DJ。此外所罗门还喜欢做瑜伽,曾穿着瑜伽服装品牌的运动夹克和长款运动裤登上谈判桌。

  这项重磅人事任命公布的同时,高盛交出9年来最为强劲的二季度财报。特立独行的新任掌舵者将如何带领这家拥有近150年历史的华尔街投行开启新篇章,值得期待。

  最擅长投资的DJ即将接手高盛

  美国17日上午8时许,执掌高盛12年的贝兰克梵在季度董事经理会议上宣布,自己将于9月30日卸任CEO一职,现任独立总裁、56岁的大卫•所罗门将接棒。

  与贝兰克梵以及另一位曾经的CEO候选人哈维·施瓦茨的“高冷”形象相比,所罗门具有截然不同的个人风格。

  正如所罗门自己所称,“我是一个对现代音乐产业很感兴趣的终身发烧友。”业余时间,所罗门会在各大夜店客串DJ,还有个艺名叫“DJ D-Sol”,并在Instagram上拥有超过1万名粉丝,称其为“djdsolmusic”。

  今年6月初,所罗门以艺名DJ D-Sol正式在Spotify发布首张EDM单曲──混音版的Don ‘t Stop,而DJ D-Sol在Spotify上的月活听众人数也达到了40多万。

  他还凭借这一业余爱好拉近和音乐流媒体巨头Spotify管理层的关系,最终顺利拿下了Spotify上市的咨询业,使Spotify成为今年美国以另类方式直接上市的最大规模科技公司。

  除热爱打碟外,所罗门还喜欢和女儿一起做瑜伽。外媒曾经报道,为了争取到瑜伽服装品牌Lululemon的IPO承销权,人高马大的所罗门曾穿着该品牌的运动夹克和长款运动裤登上谈判桌,和其他竞争对手的西装革履形成鲜明对比。此外,所罗门也花了不少功夫追求美食和美酒,是葡萄酒收藏家和滑雪爱好者。

  高盛对所罗门充满信任,完全不担心他的小爱好会影响他在投资和管理方面的表现。高盛发言人杰克•西沃特曾向《纽约时报》表示:“所罗门一直认为,拥有广泛的兴趣爱好,会使生活更加平衡,并能让事业更美好。他经常向公司的年轻员工宣传,并试图以身作则。”

  带领高盛投行业务利润率翻番

  从所罗门的学历和早期经历来看,他也是华尔街精英中的“另类”,但却是一枚不折不扣的投资界优秀老手。

  所罗门没有毕业于常青藤大学,曾在汉密尔顿学院就读,主修政治而非金融。毕业后,所罗门先后在欧文信托和德崇证券工作,从事商业票据销售,后又转向80年代美国风行一时的垃圾债部门。此后他又履职于贝尔斯登的垃圾债部门,一待近十年。

  据华尔街见闻报道,1999年,所罗门以合伙人身份加入高盛。在高盛的最初几年,所罗门负责杠杆融资和信贷业务。2006年,他开始领导高盛的顶级部门——投资银行,此后掌管业内声望极高的高盛投行业务十年之久。

  在这十年间,高盛的投行业务销售业绩增加了70%,利润率几乎翻了一番,该部门在高盛营收中所占的比例也从11%上升至22%。长期以来,高盛的利润引擎是交易业务,但是金融危机后,高盛交易部门日渐萎靡,投行业务的出色表现帮助提振了公司业绩。

  在此期间,高盛还决定发展债券资本市场业务,当时这块领域已经被摩根大通美国银行等占领,但高盛还是从中分得了一杯羹。尽管高盛债券交易业绩不佳,但债券承销业务却持续增长。据彭博数据,去年高盛这块业务收入达到了创纪录的29.4亿美元。

  此外,所罗门在员工管理方面的许多做法也跳出了华尔街的传统模式。他不仅推动初级员工强制周末休息(周五晚上9点到周日上午9点不许进办公室),也呼吁增加投行高层中的女性高管比例,并倡导解决女性同工同薪等华尔街“老大难”问题。

  “兼职DJ”战胜“空手道黑带高手”交易员

  事实上,在所罗门被确定为新任CEO前,他与一位强劲的竞争对手——联席COO、空手道黑带高手哈维·施瓦茨进行了长达一年的通往“高盛王位”的权力之争。

  现年54岁的施瓦茨最初在高盛做销售业务,于2008年至2013年间担任销售业务主管,随后晋升首席财务官。施瓦茨的事业生涯起步于商品交易公司J。 Aron,这家公司也是高盛现任CEO布兰克费恩职业生涯起步点。此后J。 Aron被收购并入高盛固定资产交易部门。

  施瓦茨和所罗门几乎代表了传统投行最经典、也是高盛最擅长的两项业务——证券交易和公司金融。

  十年前,高盛的自营交易领先于华尔街所有竞争对手,因为令人乍舌的高额利润。然而这项业务自金融危机以后就陷入萎靡,利润“钱景”逐渐向投资银行部门倾斜。2009年,高盛的固收交易部门一度创下330亿美元的收入,交易收入占高盛总收入的68%,但现在收入仅当时的约三分之一。

  金融监管趋紧下,高盛债券交易业绩不振。今年1月高盛公布的四季报显示,在交易利润疲软的同时,撮合并购和承销证券的投行业务业绩,开始优于交易业务。四季度财报公布后不到一个月,高盛董事会在纽约总部重新讨论继承人话题时贝莱克梵偏向所罗门。

  同时,迟迟未能在消费贷等领域一展身手令高盛在从投行转型为商业银行方面,落后于竞争对手摩根大通和花旗。

  据知情人士透露,董事会对所罗门建立的债券承销业务印象深刻,该项业务去年营收达到创纪录水平。此外,所罗门花费大量时间维护客户关系,他一度在15个月的时间里与证券部门的客户举行了大大小小150次会议。

  高盛二季度净利大增44%,所罗门依旧任重道远

  几乎在人事任命的同时,高盛公布其2018年2季度财报,受惠于公司投资银行业务的强劲表现,公司交出9年来最为强劲的二季度财报,季度利润同比大涨44%。

  公司固收业务(FICC)净营收同比上涨45%,达到16.8亿美元,略高于市场16.5亿美元的预期。

  最大的惊喜来自投行业务,公司投行业务同比上涨18.2%达到20.45亿美元,大大超出市场预期的18.4亿美元。相关营收增长主要是由于其金融咨询业务营收同比上涨7%。

  贝兰克梵在声明中表示,我们所有主要业务的稳健表现,推动了9年来最强劲的上半年回报。在良好的经济背景和深厚的客户关系下,公司有能力满足客户的需求,并继续创造利润增长。

  此外,总资产从一季度的9740亿美元下滑至9690亿美元。虽然规模还不及摩根大通的一半,但高盛以其惊人的赚钱能力,享有“全球第一号炒手”之名。

  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十年之后,高盛依然是华尔街永不衰落的权力的有力象征,说高盛的首席执行官是整个银行业界最重要的代言人也毫不为过。

  如今,所罗门即将成为新一代高盛掌门人,除带领高盛完成将年营收增加50亿美元的计划外,他将面临更多挑战。CNBC表示,由于全行业的交易放缓和对风险承担的限制,高盛尚未恢复金融危机后的盈利能力。

  而据外媒报道,候任CEO所罗门已经开始着手“新高盛”的调整,不仅可能减弱高盛传统的管理委员会的权力,偏向给予创造利润的业务条线高管更大话语权,还考虑效仿摩根大通等美国大型机构组织“投资人日”活动,给股东和公司高管更多交流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