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7月23日上午消息,纽约上诉委员会周四裁定,Uber司机是Uber的正式员工,而非合约工,因此,他们将有权享受失业福利。这一裁决将对零工经济掠夺性的雇员政策造成强有力的打击。过去的几年里,包括宾夕法尼亚和加州在内的美国一些州也做出了有利于帮助员工领取失业救济金的法律支持。

  该委员会审查了三名Uber司机的案例——他们在由于工资过低而支付不起账单后退出了Uber。但当他们申请州失业保险时却被拒绝了——因为Uber将他们列为独立的合约商,而不是正式的公司员工。在2016年10月做出初步的裁决后,该案被提交给了州失业上诉委员会,而委员会维持了最初的判决。

  零工经济最严重的后果之一是——由于零工工人并不是企业真正的雇员,因此企业可以将一些最基本的员工福利外包出去——这对那些零工工人来说是一笔巨大的经济损失,但是这在他们刚开始从事零工工作的时候还尚不明显,直到失业后才能有所察觉。根据美国经济政策研究所(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2018年5月的一份报告,尽管Uber司机在全国范围内的工资为每小时11.77美元,但由于司机们还要在健康保险等一系列外部成本上进行支出,因此其每小时的实际工资为9.21美元——而这已低于美国29个州的最低工资标准。

  而那些从零工工作中获利的企业试图竭力废除的一个糟心的福利便是失业救济金。一般情况下,员工需要填写W-2表格并着手寻求全职工作以符合失业条件,但这使得Uber的全体非正式司机们被拒之门外。值得一提的是,Uber会让那些乘客评级在4.5星级以下的司机无单可接——这其实看起来很像是解雇一名员工。

  尽管这一裁决只适用于三名Uber司机和其他处于“同样处境”的司机,但它可能对零工经济产生更大的影响。换句话说,如果全职零工继续被视为雇员,Uber、Postmates和Rover等公司可能会被迫支付更多的员工福利。

  今年5月,加州决定采用在伊利诺伊州和新泽西州采用的就业测试,来为零工工人带来更多安全保障。这是一个叫做ABC的测试,其中提出了三条公司必须展示的标准,以方便企业指定某个员工作为其独立的合约商之一:一,职工必须不受大公司的控制;二,职工所提供的服务不属于该公司的主要业务;三,职工的工作必须具有专业性,并且能定期向其他公司提供该服务。

  根据这三条定义,几乎没有Uber司机会被视为Uber公司独立的合约商——除非该公司可以辩称,交通运输不是其主要业务。而如果有更多的州采用这一标准,“这一点反倒成为了Uber公司唯一能够绕过ABC测试的一条准则,”律师托德·莱波维茨于今年五月份告诉CNN,“如果叫车服务是一家科技企业的主要业务,那么他们仍然有可能通过这项测试。但现在企业的所作所为将被受到更仔细的审查。”(青卡)